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紫菱洲 > >正文

红尘劫(飘逝续集)六

时间:2020-10-20 来源:迈赫迈德网
 

 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,小屋的门再一次打开,那大队的巫师又提着灯笼前来洒水驱鬼。沈婷觉得这一夜漫长得永远都像等不到天亮。准时十二点,有个亲戚模样的中年妇女前来通知她,该去灵前磕头上香了。她走了出去,好不容易在人堆里找到了其骏,她赶紧过去拉住他,眼眶都红了。其骏畏缩着向四周看了看,推开她的手,小声地说:“别闹了,人家看着。”那模样,和平日里的阳光帅气显得格格不入,看上去特别的胆怯和懦弱。沈婷觉得今天的其骏,特别的陌生。
  
  一个小时一次的关灯洒水,一个小时一次的灵前上香还在继续,直到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。沈婷的心,也渐渐麻木起来。
  
  清晨来到办公室,沈婷的脚已经不听使劲。她的脸色苍白得连最粗心的吴工都看了出来:“沈助理,你病了吗?要不回去休息下吧。”沈婷歉意地说:“谢谢,今天事情还很多。我等会儿回去。”上卫生间的时候,沈婷觉得头重脚轻浑身无力,像踩在棉花上一样。她的秘书玲玲和她擦肩而过,只轻轻碰了下她的肩膀,她整个人像失重了一般,轻飘飘地摔在了卫生间门口的走廊上。“沈助理,沈助理,血。。。”玲玲的惊呼声就像在天边飘来一样,那么遥远。
  
  等其骏匆匆赶到的时候,沈婷已经从手术室被推到了病房。她只听见医生在说:“大人平安,只是身体虚弱,需要静养,小孩保不住了。。。”芷琪大声地责怪:“你怎么这么粗心!”其骏站在沈婷的身旁,一言不发,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。
  
  第三天,沈婷开口了:“其骏,你有没有和你父母说过我是二婚?”其骏没有说话。“你回答我,你为什么不说话!”沈婷激动地坐起了身。“婷得了癫痫怎么检查婷,小心身体!”其骏赶紧扶住她。“你没有说?是不是?”其骏还是没有出声,沉默就等于承认。“你没有,因为你不敢!按照你父母的思想和观念,他们根本不会接受一个离过婚的女人。他们把面子看得比所有的一切都要重要,他们怎么允许自己的儿媳身上带有那样的污点!”其骏低下了头,沈婷说的很对,他好几次想要和父母坦白实情,但接下来的风暴,他难以承受,他是个孝子,他不想让父母伤心,他也喜欢沈婷,他不想失去她。“我们分手吧。”“不,婷婷,我爱你!”“不可能,其骏,我们之间有不可调和的尖锐矛盾,我们会很辛苦。”“我不怕!婷婷,慢慢磨合,终有一天,他们会接受你。”“我没有错,我无须他们的勉强接受。”“婷婷。。。”
  
  沈婷闭上了眼睛,不再打算开口。看着脸色如大理石般洁白,却带着一脸决绝的沈婷,其骏明白,他们已经真正走到情满缘尽的地步了。他转身走出了病房。一个穿着绿纱裙的女孩轻快地从他面前走过,带着一抹美丽的清风,他想起了沈婷也有这样类似的一条纱裙,她穿着它在他面前像云一样地飘过,她穿着它在竹林里和他一起欢声笑语,抖落一身的晚霞。那么美,那么飘逸。语已多,情未了,回首犹重道,记得绿罗裙,处处怜芳草。真美,婷婷,你真美。迎着门外灿烂的阳光,两行热泪从他清秀的脸上流了下来。
  
  沈婷出院了,她削�C了很多。原先合体的白纱连衣裙穿在她的身上,显得空空荡荡。在写字楼的咖啡间,她遇到了李其骏。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她,轻声地问:“婷婷,你还好吗?”沈婷同样轻声地回答:“我好不好,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?”她拿起泡好的鹊巢速溶咖啡,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走过,只留下一个飘渺清�C小孩有羊癫疯能治好吗的背影。
  
  没多久,李其骏跳槽去了另一家公司做了财务经理。沈婷借口有事,没有前去参加他的欢送宴。她的QQ邮箱里有一封电子邮件,沈婷不看也知道,这是李其骏发来的,我是一片云,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。你不必讶异,更无须欢喜——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。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,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,方向;你记得也好,最好你忘掉,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。沈婷慢慢地,逐字逐句地删除了它,然后把李其骏的头像也慢慢地拉入到黑名单。“再见,其骏,希望永远都别再见到你。”她轻轻地说,她做不到和其它人一样,不做恋人还可以做朋友。她选择忘掉,对于一切伤感伤心和伤痛,她都选择及时删除,然后彻底忘掉。因为她的生活,不允许她长时间地哀悼。
  
  现在轮到沈婷经常去芷琪的玫瑰佳人时装屋长坐了。她一有空就坐在那里,哪怕不说话,也能看到人来人往。偶尔也充当义工,做一回促销小姐。沈婷天生就是个衣服架,穿在她身上的衣服总是特别漂亮特别畅销。靓丽时尚的现代女孩,雍容富贵的少妇太太,叽叽喳喳的讨价还价让沈婷的心里充实了很多,她怕自己一个人呆在公寓里胡思乱想,她喜欢热闹。她甚至想辞去那个工作,和芷琪一起扩大精品店的规模。她想换一个生活的环境,更想换一种生活的方式。
  
  这些天,沈婷休假。正巧芷琪飞去香港参加一个夏季时装发布会。她再三拜托沈婷替她盯着时装屋。中午时分,店里的促销小姐去了附近的一家茶餐厅午饭。她一人在店里,四处看看。
  
  她脱下模特身上那套招牌的紫色春装,试穿在了自己的身上。那春装已经挂在那里很久,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无人问津。沈婷济南治癫痫去哪个医院好想看看到底有什么样的问题。她穿上了那套衣服,把如云的卷发松松地在脑后挽了一个硕大的如意髻。沈婷看到自己身姿妙曼,腰细若柳。那梦幻般的淡紫色呼应着沈婷洁白的面容略含忧郁的眼睛,显得如此的古典和秀雅。宛如三四十年代的民国女子陆小曼,娉婷而立,那般的秀婉可人。沈婷有些眩惑。
  
  一声口哨响起,旁边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用一种赞赏的眼神看着她。看来他已经站在边上很久了。这个男人虽然一身的名牌,看上去清爽大方,气质高贵,但绝对不再年轻,看年龄已是四十左右。“小姐,如果再撑一把油纸伞,那么,行走在雨巷,你就是那个丁香一样的姑娘。”沈婷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人家善意的赞美,总不能用恶语来相对,她微微笑了笑,礼貌地问:“先生,请问您想给您的太太或者女友买点什么吗?”“是的。”那男子继续微笑地看着她。“那么请问她的身高或者尺码?或许我可以给您提点小小的建议。”“她身高162,95斤左右。三围大概32、23、34。”沈婷一听就涨红了脸,这分明就是她的尺寸,不知道那个男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为什么会目测得那么准,想必他不是欢场中的浪子,就是个脂粉堆里的英雄,沈婷先前对他的一丝丝好感一扫而空。
  
  沈婷沉下了脸:“先生,不好意思,我们这里没有您要的尺码,请您光顾别的小店。”那男人唇边的笑意更深了:“怎么没有?你身上那套就是。”“这。。。不好意思,这是非卖品。如果您非要,给您打个七折,1988。”沈婷想,这下,这个随意的男人肯定知难而退了吧。没想到那个男人当即掏出了信用卡:“好,我买下了!”
  
  沈婷松开了发髻,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泄而下。她张家口青少年癫痫病治疗换上了自己浅蓝色的套裙,斜斜地系着一条浅蓝色的丝巾。她非常利索非常职业地包好那套衣服。那男人又一声口哨,“小姐,是不是每套衣服对你都那么的合适?原先我以为你是颗忧郁的紫丁香,现在我改变了看法,觉得你就像是株清新的勿忘我。”“你的词很新鲜,你经常这么搭讪陌生的女人吗?”沈婷故意对他微笑,“偶尔,并不经常。只搭讪值得搭讪的那一些。”那男人毫不介意地耸了耸肩膀。“今天是我第一天来通州,你是我在这儿遇到的第一个女孩。我叫万鹏,能否有这个荣幸知道小姐你的芳名?”“不能!”沈婷扳起了她小小的脸蛋。“好吧!”那男人仍然颇有风度地微笑,向她点了点头,然后拿起了衣服,离开了玫瑰佳人。
  
  一个无聊的,自以为是的男人,沈婷心里暗自想着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一个有着清澈大眼睛的可爱小女孩走了进来,她一手拿着糖葫芦,另一只手里拿着那只熟悉的包装袋。沈婷一眼就看出,这就是刚才她亲手包好那一袋。“刚才有位叔叔叫我送进来的。”说完,她通通通跑了出去,辫子上的蝴蝶结在阳光下扑闪扑闪。
  
  沈婷愣了一下,低下头,她看到一张散发着清香的卡片,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:紫色的雨/伴着午后的风/让人彷徨/让人忧伤/它飘向何方?飘向何方?/哪里,才是你停泊的方向?反面又有一行小字:古人云,宝刀送良士,红粉赠佳人。今天,我把这套美丽的服装,送给一个不知名的丁香姑娘。万鹏。沈婷有些恼怒,他以为他是谁?他凭什么送她礼物?又凭什么去猜测她的心思?他以为她是他认识的那些女孩?一点小小的礼物就想博取她的好感?沈婷愤愤地把卡片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筒。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