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尽美矣 > >正文

[新传说] 城里有群流浪狗

时间:2021-10-06 来源:迈赫迈德网
 

  现在养宠物狗的人多,大街小巷的流浪狗也多了起来。有个叫白大眼的混混,就把目光盯上了这些流浪狗。对付流浪狗,白大眼可有一套,他把带倒钩的诱饵藏在馒头里,像钓鱼那样逮狗,逮到的狗就卖给城里的狗肉餐馆。
  
  这天,白大眼在一处废弃的水泥管道里发现了一只流浪狗,这是一只黄毛母狗。白大眼正准备拿出馒头设陷阱,就见远处走来几个十一二岁的小孩。几个小孩都蓬头垢面,一看就是流浪儿。黄毛母狗一见小孩,就摇着尾巴上来迎接。为首的一个孩子从提着的塑料袋子里掏出半个烤白薯,丢给母狗。母狗吃了烤白薯,跟孩子们玩耍了半天,几个孩子就走了。
  
  看来母狗是这几个流浪儿养的,趁他们不在,白大眼赶紧抛出诱饵馒头。闻到味道的黄毛母狗从管道里钻了出来,朝馒头走去。白大眼心里暗暗得意,谁料,母狗却连头都没低,越过白大眼的馒头,径直奔到远处。
  
  白大眼很奇怪,抬头一瞧,才发现远处地上也有个馒头,黄毛母狗一下叼住那个馒头,三口两口吞了下去。这时,草丛里突然跳出个干瘦汉子,一手握着条绳子,绳子那头,正拴在黄毛母狗吞下的馒头上。干瘦汉子麻利地把吞了诱饵的狗拖过来,捆好往蛇皮袋里一丢,背起来就走。
  
  白大眼瞧得目瞪口呆,没想到自己发明的钓狗绝招,被别人学了去。这个抢自己买卖的人,他也认识,叫麻秆刘。
  
  眼瞅着到手的肥狗没了,白大眼又急又气,马上拦下麻秆刘:“姓刘的,你用我发明的招数钓狗,也太不要脸了吧?”
  
  麻秆刘一瞪眼:原发性癫痫要怎么治疗“什么?你发明的招数?有谁证明?你申请专利了吗?”说完,扬长而去。
  
  白大眼被噎得说不出话,正生气呢,突然听到水泥管道里有声响,跑过去一瞧,里面竟然还有四只小狗崽。小狗崽一只只圆溜溜的,只有一个多月大,母狗被麻秆刘抢了去,白大眼只得顺手捉了四只狗崽。
  
  餐馆老板一见白大眼带来的狗崽,就说狗太小,让白大眼养大了再来卖。白大眼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,还养狗?他带回家养了两天,就被狗叫搞得心烦,于是提着四只狗崽,丢在了家门口的垃圾箱里。
  
  自从有了麻秆刘这个竞争对手,白大眼明显感到压力很大。钓狗时,就算两人一块丢出诱饵,那些流浪狗也大多奔着麻秆刘去。白大眼疑惑不已,经过研究,他终于弄明白了,原来麻秆刘用的诱饵,都是泡过肉汁的,狗当然奔着有肉味的去。
  
  于是,白大眼也用上了肉汁馒头,可没想到,麻秆刘把馒头换成了火腿肠。白大眼跟着换成火腿肠,麻秆刘又换成猪头肉。白大眼学着换成猪头肉,麻秆刘干脆不用钓钩,不知从哪里买了一些草药,配了一种饵料,这种饵料和麻醉剂差不多,狗一嗅它的气味,立马昏倒。
  
  白大眼傻眼了,这种手段可没法偷学。眼瞅着麻秆刘把买卖都抢走了,白大眼怒从心头起,决定给麻秆刘一点颜色瞧瞧。
  
  这天一早,麻秆刘出门,发现自家门口竟然拴着一条肥狗。麻秆刘乐坏了,心想是哪个笨蛋喝醉了酒,错把狗拴在他家门口,这不是往老虎嘴里送食吗?他想也没想,就把肥狗装进袋子,卖给了餐馆。
  小儿癫痫会不睡觉吗?>   拿到钱后,麻秆刘哼着小调往回走。快到家时,一辆车子突然停在他身后,从车上跳下四五个彪形大汉,按着麻秆刘就是一顿臭揍。麻秆刘被打得鬼哭狼嚎。
  
  事后,麻秆刘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。伤好后,他一打听,才知道那条拴在自家门口的肥狗,是一个叫彪哥的地痞养的爱犬。那条肥狗被白大眼钓来后,偷偷拴在了他家门口。麻秆刘把狗卖给餐馆后,白大眼就跑去告诉彪哥,说他的爱犬被麻秆刘偷了。彪哥去餐馆一问,果然如此,于是叫来人,把麻秆刘狠狠修理了一顿。
  
  麻秆刘知道了真相,气得咬牙切齿:“白大眼,咱们走着瞧。”于是他化装一番,跟踪了白大眼两天,无意中发现了白大眼的一个秘密。
  
  原来,上次白大眼捉到四只狗崽,丢进家门口的垃圾箱后,就把这事忘了。这天,他路过垃圾箱,听到里面有狗叫,打开盖子一瞧,那四只狗崽竟然没死。这个垃圾箱地处偏僻,清洁工好久才打扫一次。经常有人往垃圾箱里丢残羹剩饭,四只狗崽就靠吃这些,竟然活得好好的,还长大了一圈。
  
  白大眼乐了,以后他捉到狗崽,就丢进垃圾箱。为了防止狗崽逃跑,他给狗的脖子上都套上链子,牢牢锁在垃圾箱上。每次清洁工打扫时,他把狗牵回去,过后依旧放进里面。他还发现,垃圾箱封闭得太严密,狗崽一多,空气不流通,竟然活活憋死了几只,于是他就在垃圾箱上挖出了几个呼吸孔。
  
  麻秆刘发现垃圾箱的秘密后,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。
  
  这天一早,白大眼照旧去垃圾箱看狗崽。不想掀开垃圾箱的盖子,却羊羔疯的中医治疗发现长得最大最肥的那几只狗崽都不见了,只留下被砸坏的链子,上面还挂着张纸条:“你养狗辛苦,我卖狗忙活,链子你留下,肥狗我带走。”
  
  白大眼气晕了,他知道这肯定是麻秆刘干的,就气势汹汹地去找他算账。麻秆刘却死不认账,嚷道:“捉贼捉赃,谁瞅见是我偷的?”白大眼一时语塞,只得恨恨地回来,在垃圾箱上装了一把大锁,白天打开,晚上锁上,把垃圾箱当成了自家财产。
  
  那几只狗崽的确是麻秆刘偷的。过了几天,麻秆刘决定再整白大眼一次。这晚,他悄悄来到垃圾箱前,却发现垃圾箱上锁了。麻秆刘挺郁闷,突然,他看到垃圾箱上的几个呼吸孔,一个坏主意又冒了出来。他找来东西,把呼吸孔全都牢牢堵死,心里暗笑:白大眼呀白大眼,明天早上你就给你的狗崽们收尸吧。
  
  做完这一切,麻秆刘肚子有点饿,就去了一家常去的餐馆,刚一进门,就发现白大眼也在里面,正啃着猪蹄喝小酒呢。见到麻秆刘,白大眼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  
  就在两人互瞪眼珠子时,一辆警车停在餐馆门口,几个警察进来,走到白大眼面前,问:“你是白大眼?”白大眼战战兢兢地说是。警察又问:“你家门前有个垃圾箱,你在上面装了把锁,对不对?”白大眼点头。警察立即严肃地说:“请你立即去把锁打开。”
  
  警察说,有位老人报案,说这一带有几个流浪儿童,最近天气太冷,为了取暖,孩子们钻进了白大眼养狗的垃圾箱。老人怕孩子们憋坏了,想叫他们出来,却发现垃圾箱被锁了,一打听才知道是白大眼上的锁。
  
  白大武汉治疗癫痫较好的医院眼吓了一跳,心想那几个孩子肯定是白天钻进去的,自己不知道,晚上上了锁。他正要带警察去开锁,就听身后“咕咚”一声,回头一看,就见麻秆刘瘫坐在地上,面色惨白,他颤抖着问警察:“你、你们说那垃圾箱里有、有孩子?”
  
  警察点头。天哪!麻秆刘差点晕过去,那垃圾箱被自己堵得密不透风,狗都能憋死,别说孩子了。他一把扯住白大眼,疯了一般大叫:“你这混蛋,你在垃圾箱里养什么狗啊,你可把我害死了……”
  
  警察觉察到了什么,问麻秆刘怎么回事。麻秆刘知道瞒不住,就照实说了。一行人都慌了,忙离开餐馆,赶到垃圾箱前,只听里面悄无声息,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大家心头。白大眼哆嗦着打开锁,却不敢去掀盖子。警察把垃圾箱的盖子掀开,一阵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,用手电筒一照,只见肮脏的垃圾堆里,几个流浪孩子蜷缩在一起,每人怀里抱着一只狗崽,正睡得香甜。
  
  麻秆刘和白大眼见孩子们没事,仿佛得救了一般,连连说:“老天保佑……”
  
  警察很奇怪,垃圾箱被封得这么严实,里面的人怎么会没事呢?救出孩子们后,仔细一检查,警察恍然大悟,对麻秆刘和白大眼说:“你们别谢天谢地了,要谢,还是谢那些狗崽吧。”原来,狗有刨土磨爪子的习惯,垃圾箱里的狗崽闲着没事,经常用爪子乱刨垃圾箱,天长日久,竟把垃圾箱底部刨出了一个透气的洞。麻秆刘封堵垃圾箱时,哪里会想到,这底下还有个窟窿呢!
  
  望着活蹦乱跳的狗崽,围观人群中不知谁说了句:“唉,人不如狗啊……”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